欢迎来到中医药大全!
| ||||
中医药大全 > 中医养生 > 中医成功治愈一例脂膜炎样T细胞淋巴瘤

中医成功治愈一例脂膜炎样T细胞淋巴瘤

评论
2019-06-25 10:32 作者:董洪涛 阅读:
中医临床治病,一定要坚守中医的辨证思维,尽量少地受西医干扰。我临床治疗过不少大病,采取纯粹的中医思维,疗效甚高。以下是董洪涛分享的治愈案例。
 
以下试举一例:
2015年3月一女病人来诊,其症状为:乏力,食欲不好,偶尔有恶心呕吐,左臂和两大腿有皮下肿块,胃部胀,按下有硬感,大便时稀时成形,脉右滑涩弦,左滑,舌苔小黄,舌边齿印。自述去年七月开始发病,曾住院治疗。一直服激素,前几天刚停,出现乏力明显,影响走路。病人在描述病情时说西医诊断为某某瘤(名字甚长,我第一次听说,也没有记住)。当务之急是先扶起正气,缓解目前的各种不适,西医的诊断且不必在乎。
处以半夏泻心汤、小陷胸汤合半夏厚朴汤加减,并嘱服制马钱子胶囊,每次一粒,睡前温酒吞服。服五天休息两天,再继续服。不可过量。配合针灸治疗。取中脘、下脘、天枢、气海、曲池、合谷、阳陵泉、足三里、太冲诸穴。
一周后再诊,自述药后各方面情况好转,未再出现其他不适。大便好转,食欲大好,脉滑略弦,左滑,舌苔黄。时有低烧,38度以下。左上臂皮下肿块,按压会痛,大腿亦痛。
再用柴胡桂枝干姜汤与理冲汤合方,燮变阴阳,调和脾胃。冀能改善肿瘤体质,阴证机转。
 
药后病人出现低烧,偶尔有高烧至39度,一般下午2点多开始发高烧,到了晚上八到九点就自然退烧,发烧时怕冷,晚上睡觉,胸部出虚汗,干咳,关节痛,精神尚可,大便成形,小便淡黄。阳气渐旺,攻邪有力,正邪交争,表现为发烧。此时发烧是治疗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可以理解为排邪反应。所以说,发烧是好事,是正胜攻邪的反应,切不可见发烧而滥用寒凉。暂用下方退烧。
 
柴胡40克,黄芩15克,炙甘草10克,连翘50克,知母30克,生石膏50克,山药30克,桂枝30克,白芍30克,生姜5片,大枣30克切开,三付。
 
药后高烧缓解,但半夜感觉热,口渴口干。兼眼睛肿,手指关节疼痛,右肩关节活动受限,微微气喘,有痰,新生一个小肿块,大便硬,小便有味,如阿莫西林味道,头发掉多,易出汗。自述上方初服顺口,再服难喝。
 
上方把少阳的郁火解除了,透出了疾病的核心:三阴病。三阴发烧,往往需扶阳抑阴。用小建中汤加川乌,去麦芽糖。

制川乌30克,桂枝30克,白芍60克,生姜5片,大枣30克切开,炙甘草30克,三付。久煎两小时。
 
药后病人自述,发烧未退,但此次发烧和上次不同,上次烧时发冷,手脚冰凉,口渴不想喝水;这次烧时发热,手脚热,鼻塞,口渴喜喝水,喉咙干,烧的时间长,高烧时右风池穴周围酸痛。另外依然乏力,气短,咳嗽,关节痛。关节仍疼痛。脉滑沉,舌边略见齿印。以前发烧时要盖被子,现在想吹空调,伴手麻。不喜咸物。
 
阳气得扶,阴霾渐散。仍需通阳,兼补气,通畅气血。再处方:制川乌30克,生黄芪120克,桂枝30克,生姜5片,大枣30克切开,怀牛膝30克,石斛30克,丹参30克,赤芍30克,稀签草30克,白芥子15克炒打,生石膏30克,七付。久煎两小时。配合用:蜈蚣50克,全蝎50克。一付,稍烘干,共研极细末。每次1克半,日两次,用药液或者温水冲服。
 
病人自述:药后一天比一天有劲,高烧消退,改为38度低烧,嘴里不发甜了,咳嗽消失,肿块略变小,睡眠好转,饮食变好,大便亦成形。
 
低烧不退,属厥阴病,用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加味:当归30克,桂枝30克,白芍30克,炙甘草15克,细辛15克,通草10克,大枣30克切开,吴朱萸15克,生姜15克切开,麻黄10克,生石膏30克,七付。
 
兼大便有畅,即以大柴胡汤加味,断续服用一段时间,发烧渐渐消失。后根据症状变化,以黄芪桂枝五物汤、乌头汤等交替服用,服至半年许,肿瘤渐消,上肢肌肉萎缩处渐见缓解。
 
其方:生黄芪100克,桂枝30克,白芍30克,生姜5片,大枣30克切开,威灵仙30克,楮实子15克,制川乌15克,鸡矢藤30克,麻黄6克,煎一小时。
 
制川乌15克,麻黄15克,生黄芪15克,白芍15克,炙甘草10克,蜂蜜一小勺,鸡血藤50克,姜黄10克,葛根30克,熟地40克,白术15克,煎一小时。
 
此病例前后治疗约一年许,已经基本上康复了。某日复诊时我问病人,你患的到底是西医的什么病呀。病人想了很久,说是脂膜炎样T细胞淋巴瘤。我马上百度,倒是吓了一跳。“中高度恶性淋巴瘤,约50%的病人于诊断后3年内死亡。”
 
至今病人早已康复,生活工作一切正常。
 
此病治疗后期,一直坚定地从三阴扶阳,这是康复的关键。西医的诊断再如何恐怖,都不要在意,因为我们还有中医,中医最能创造奇迹。近十多年来我治愈过不少例西医认为的绝症,都是用纯中医的理论与方法。我们应该相信中医,相信在中医的治疗下,自己一定能康复。
 
疾病的早期为了控制症状,我曾频繁换方。每次换方都因于某种证候,这样左一下,右一下,一步一步把正气扶了起来。正气渐旺,邪气渐退,病机越来越简单,症状越来越消退,病情也越来越向愈。
 
病人极其相信中医,并且坚定地选择了中医,在我处首诊后即未再用任何西医治疗方法。整个治疗的过程一直是汤药与针灸相结合,特别是针灸,病人自述,每次针灸后都感觉非常舒服,症状能马上缓解。我认为针灸的作用不可忽视,在此病例的康复过程中,针灸起了重要作用。
 
凡大病其病机总与阴阳失衡,脏腑失调,经络失畅,气血失和,正虚邪盛等相关。而针灸能平衡阴阳,调和脏腑,疏通经络,畅和气血,扶正祛邪,安定神志,所有这些都是大病康复的保证。所以说,针灸能治大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