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医药大全!
| ||||
中医药大全 > 中医养生 > 为什么对中医有人不信,有人半信半疑,有人深信不疑?

为什么对中医有人不信,有人半信半疑,有人深信不疑?

评论
2019-06-27 09:38 作者:余先生工作室 阅读:
 1 、不抗拒缘分
       大约在2012年下半年,机缘巧合,我通过电视节目,应该是中央电视台的“中华医药”节目,开始认识中医,看着节目中受痛病折磨的患者在中医治疗手段和汤药的治疗下,好转,康复,痊愈,感觉到中医的神奇,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中医。之后身边的长辈和朋友们也给我推荐了一些中医书籍,我慢慢开始走近中医,购买阅读一些中医书籍,有意识地关注著名的中医节目,也因此知道了梁冬,知道了正安中医,在微博上搜索关注节目中介绍的名中医,有些是国家级名老中医,微博内容慢慢从时尚、娱乐、搞笑变成了针刺、艾灸和推拿。甚至开始着手实践,购买了些中医器具:艾灸条,艾灸盒,刮痧板,刮痧油,真空拔罐器,点穴笔,梅花针,一次性采血针,人体穴位图,甚至是人体穴位模型。家人也支持我学习中医,中医也逐渐走入我们的生活,不舒服的时候,艾灸、刮痧、穴位按摩、针刺放血,我都在自己身上用过,也帮家人刮痧按摩,甚至吃的药都从西药变成了中成药,也开始注重食疗。
 
2 、走投无路往往是机遇
       虽然如此,但还是没有阻止2013年那次湿疹大爆发的到来。从2012年9月走上工作岗位,接手班主任工作之后,长期的压力和不佳的情绪一点点积累,终于在2013年春天趁着一次过敏,爆发了!起先只是皮肤上的不适,起红疹瘙痒难耐,吃了过敏药没用,红疹变成红疙瘩,越来越痒,开始输液,有消炎药有激素,但是好了没多久又爆发,越来越严重,例假也停了,毒素无法发泄,皮肤开始不停流黄水,边讲课都能感觉脖子上淌水,西医医院换了一家又一家,中医换了一个又一个,湿疹却越来越重,从左侧脑后枕骨头发里的几个小疙瘩,发展成蔓延整个后脑后颈左脸,甚至前胸腹,后背,四肢,近乎毁容一般,无法面对自己,又疼又痒,夜不能寐,心烦意乱,心神不宁,熬到放暑假几乎每天以泪洗面,终于熬不住和妈妈收拾行装,去了省人民医院住院。
       我记得在公交车上,戴着口罩,也遮不住脖子后面的溃烂皮肤,大家都害怕得离我远远的。住院后开始几天病情还在继续发展,并发了中耳炎,不能张嘴吃饭,每次张嘴,耳内连接咽喉都疼到流泪,晚上翻身能听到耳内流水,吃安眠镇定的药都睡不着,胸中一团火气,烦躁憋闷。庆幸的是,大约一周后病情越来越好,经过近十天的治疗,终于康复了。治疗也是输液和擦洗,其中也了解到输液液体中有激素,有抗生素,会伤肝伤胃,今后也有复发的可能,甚至医生说不复发就不叫湿疹了,不过总归看起来是好了,想着回去慢慢养吧!从省医院回来,继续关注中医,学习中医,应用中医,但是例假是彻底乱了,到家就开始找当地中医调例假,断断续续地喝汤药,但例假没有彻底好,还是有血块,颜色暗,不通畅,时间长,一次例假九天十天才干净。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多,2013年底除了工作,就开始忙着结婚的事,见面,订婚,装修,结婚,直到2014年8月结婚。
 
3 、放空自己认真体验
       婚后例假还是不好,在当地又找了医生,吃了段时间汤药,当时刚好微博关注正安中医和余大夫也有一段时间了,考虑到备孕要孩子一定要调理好身体,就试着提前一个月先预约了余大夫,10月份查好了路线,定好票,就和妈妈动身踏上去北京的寻医路。晚饭后爸爸送我和妈妈到火车站,在火车上睡一晚上,次日凌晨六点多下火车,换乘几趟地铁,再换乘公交,九点左右到达正安中医诊所。诊所已经开门,已经有几个年轻的衣着统一朴素的中式工作服的女孩儿在忙活了,整个诊所,室内中式的木质装饰,古朴庄重,淡淡的中草药味若隐若现。
       在一楼等到十点左右,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上了二楼,二楼比一楼轻快明亮些,但仍然是庄重的木质中式装修,轻松又不失严肃,到处离不了中国元素,一切的一切相映成趣,共同烘托一种气氛,叫做“温暖·喜悦”,就在这样轻松舒适的气氛中填了一张基本诊断表。随后余大夫开始坐诊,我是今天第一位患者,初见余大夫本人,内心有点激动,第一次真有种粉丝见偶像的心情,心想,这天天在微博上敬仰的人真的现在就在我面前了!
       余大夫真的和大家所说的,很年轻,很和蔼可亲,说话慢条斯理的,让人感到发自内心的真诚,我很放心地把自己的不适症状悉数讲出,月经不调,胃寒打嗝,食欲不振,少气无力,雀斑瘀斑,颈椎病,咽炎,膝盖疼,睡眠差,经过望闻问切之后,结论是血瘀气郁,气血虚,肝郁,脾虚,胃寒,然后就开始开方子,我还问余大夫这开药能把我的问题都解决吗?
       余大夫说你的问题有点多,得一个个解决,一次解决不了,余大夫开的是一周的药量,主要针对例假和胃寒,我说我来一次不容易,能不能开一个月的量,余大夫说不行,病情是在变化的,方子得随着病情变化调整,这周吃完药得复诊才能再开方子,但是鉴于我的情况,最终给我开了两周的药,方子开完,就着手治疗了。
       到治疗室躺好,余大夫就开始从脚到腿,到胸腹,再到头面给我扎针灸,记得很清楚,到头面时,余大夫说,这里有点雀斑扎几针,额头有痘痘扎两针,然后腹部上了艾条盒,说真的第一次扎针一点都不疼,除了因为紧张,肌肉收缩有一针疼之外,没有什么不适。
躺了二十来分钟,余大夫就拔针,拔完就离开了,我以为治疗结束就起身穿好了,没一会儿余大夫又来了,说治疗还没结束,还需要趴着扎一遍,然后我就又整理下趴着,又从脚到头,在背面扎了一遍,这次拿了个烤电的灯在腰部,定时加热,也是差不多20分钟结束,余大夫学生告诉我们等候一会儿,余大夫治疗过其他患者就会过来了。
       再过来时,余大夫又问我还有哪里不舒服,我说我走路久或者受凉膝盖疼,余大夫就给扎针治膝盖,然后又问还有什么不适,我就说有咽炎,余大夫就让我咳嗽几声然后扎针,我又说我颈椎也不舒服,余大夫就给我推拿正骨,但是我太紧张还是不得要领,余大夫说我在正骨时总是较劲,放松后再次正骨,不厌其烦。
       之后治疗就进入了尾声,余大夫给我交代些注意事项,一搭手放我肩膀上,说我肩膀也有点硬,便拿来长针给我疏通经络,眼看着长针扎进肉里,还提提戳戳,却一点都不疼,一会儿功夫,肩膀那块僵硬的地方就松软下来。
 
余先生
 
4 、百闻不如一次体会
       我也是见识过不少医生或者说中医了,也都是我们当地有名的,但是他们好像讲话总是板着脸,或者漫不经心的样子,第一次见到余大夫这样的,主动发现问题,进行积极治疗的医生,我真的被余大夫的震撼到了!最后余大夫交代几句,这次治疗就算结束了,我们就和余大夫告别,走出正安约诊已经十二点半,从见到余大夫开始到治疗结束,全部时间两个多小时。
       治疗期间,听患者聊天,说余大夫每次出诊,从上午十点前开始,加诊多的时候一直要到晚上九点才下班,要接诊治疗好多患者,虽然不少患者的治疗几乎同时进行,但是余大夫都能安排得有条不紊,不会因为时间问题,怠慢任何病人。他对所有人都极其有耐心,态度愉快温和,还能做到有求必应,如果所有大夫都如余大夫这样,大概医生和患者就不会存在什么矛盾了!
       中午见到北京工作的同学,一起吃了午饭后,我们就去逛了颐和园,晚上到酒店休息,非常畅快地上了厕所,那种畅快前所未有,晚上睡前,大约十一点了,余大夫可能才刚下班回到家,通过微信对我进行了回访,真的很用心,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真诚关心患者,尽心竭力的医生,让人真切地感到被关心,对医生放心,对自己的治疗也非常有信心!当晚睡眠非常好,没有做梦,没有难入睡,这一觉好像睡了好久好久,睡得好像解除了以前所有的疲劳,睡到自然醒,看看表才不到七点,实际只睡了七个多小时而已。
       而以前的我,就是在家也会入睡困难,心烦多梦,越睡越累,每天醒来都很疲惫,不精神,清醒不了,在外面更是入睡难,加之心理恐惧紧张,从来没有在外面睡过安稳觉,真没想到这么完美的一觉竟然是在北京的快捷酒店!
 
5 、“神医”不是天生的,是人做的
       这一次北京寻医之行,将会是我毕生难忘的一次经历。回到家我把这次经历分享给亲戚朋友,大家也都蠢蠢欲动。遗憾的是,那次之后刚好我所在学校举行考试,几次考试之后就到了期末,也就是2014年年根儿,出了年,2015年春天没多久就发现怀孕了,这一孕就是一年,直到目前产后三个月了,也没有再复诊过。
       感受最有效果的就是每当受凉或劳累就出现的膝盖疼的问题再也没有了,但是其他一次性根治不了的问题依然不少。希望以后我能克服路途奔波和照顾孩子的困难,再次好好治疗。在我心理上,对余大夫完全信任,余大夫好像已经成了我和家人的健康保障,当我们遇到健康问题,我们有了方向有了出路,再也不是像之前一样疾病乱投医。
       我觉得他的雅称“余不痛经”只是突出了一个重点,却有点以偏概全,其实余大夫除了治疗痛经,其他人身上内内外外的健康问题他都拿手,中医的所以治疗手段他都很精通!能跟余大夫认识,我三生有幸!最近在看电视剧《神医喜来乐》,我有个想法,为何西医没有进入中国时,人人都看中医,都好好的,有了西医后便也有了不理智的中医黑。泛滥的打针输液,滥用激素和抗生素,逐渐摧毁人们体质,摧残孩子们脆弱的身体,祸国殃民呐!我从来不用神啊仙啊之类的迷信词汇来形容和比喻大夫,但是余大夫是我心中第一位神医,这里的神不是超自然的迷信,而是形容余大夫将中医学到极致,用到极致,出神入化,还有神一样的胸怀关怀人们,解救人们于病痛。
       我有个愿望,有朝一日再看病,希望医院更多的是,像余大夫这样的医术精湛、有医德、有仁爱之心的中医,运用纯正的中医手段为人们解除病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