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医药大全!
| ||||
主页 > 中医养生 > 中风偏瘫能治好吗

中风偏瘫能治好吗

评论
2021-01-10 10:05 作者:董洪涛 阅读:

中风偏瘫,中医最有殊功。中医重视生命的全体,中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中医有汤药还有针灸。

​​中风偏瘫的中医治疗思路

我临床观察到,中风急性期可用中医,我诊治过多例中医急症患者,疗效非常满意。读者可参考《中医治疗中风急症》、《中医防治中风的方法》、《关于中风的急救、康复与预防方法》、《我在中医院度过的一个晚上——高年中风急救的真实记录》、《中风急症,用中医还是用西医?》等文。

中医不但擅长治疗中风急症,亦擅长治疗中风后遗症,特别是中风所导致的偏瘫。以下试举一例。

一、中医偏瘫的中医医案

一男病人,76岁,于2020年7月因左侧肢体无力15天入院治疗,诊为脑梗死。现左侧肢体活动障碍,完全不能抬腿,兼见认知功能下降,日常生活能力下降。伴高血压。帕金森病史。二便可,脉滑软略弦。苔黄。舌下小瘀。

我诊为气血不畅,肾虚,清阳不升,兼有血瘀。即处以下两方:

方一:赤芍15,白芍10,川芎20,当归10,地龙10,生黄芪60,桃仁10(打碎),红花10,生地10,黄连6,黄芩10,黄柏10,栀子10,桂枝10,白术10,猪苓10,茯苓10,泽泻10,五付,水煎服,日一剂。(单位:克,下同)

方二:麻黄10,桂枝15,杏仁(打碎)15,炙甘草10,制附片10,黄芩10,白术15,当归15,川芎10,党参20,大枣20克(切开),防风10,粉防己10,生黄芪60,赤芍15,细辛6,五付,水煎服,日一剂。

嘱咐病人,上二方可交替服用,一天换一个药方。若感觉良好,仍可再各服几付。

同时配合用侯氏黑散120克,每次四克,日三次,温水冲服。

忌口如下:忌食鸡等所有带翅膀的食物、煎炸、烧烤、油腻、粘滑(指糯米做的食物以及月饼等)、生冷(多数寒凉水果、冰淇淋、刚从冰箱取出的食物饮料等)、辣椒等。建议多素少肉。

并嘱注意:保持心情和畅,忌怒;早睡早起,忌熬夜;建议少盐少油少糖;适当运动,特别是晴好的天气,多在户外活动;建议尽量住一楼,避免住高楼;积极中医治疗。

二诊,自述已经服完上方十付药,首诊时的诸多症状皆有好转,口干口苦缓解,已经可以自己翻身,时可以自己抬腿。现腰和下肢仍无力,纳可,眠可,二便可。脉滑软弦,苔黄,舌下瘀。

病情已见好转,当加强通络补虚之功,继续服下二方:

麻黄10,桂枝15,杏仁(打碎)15,炙甘草10,制附片10,黄芩10,白术15,当归15,川芎10,党参20,大枣20克(切开),防风10,粉防己10,生黄芪60,赤芍15,细辛6,五付,水煎服,日一剂。

川芎30,桂枝30,生黄芪120,葛根15,羌活15,鸡血藤30,当归15,地龙10,三棱10,莪术10,石菖蒲10,乌梢蛇10,白芍15,炙甘草6,五付,水煎服,日一剂。

仍是交替服用,一天换一个药方。

三诊时,左上肢及下肢无力大有好转。嘱效不更方,可继续服二诊方。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都曾配合针灸治疗。取穴以风池、百会、印堂、四关、中脘、下脘、气海、足三里、阳陵泉、绝骨诸穴为主。

二、中风偏瘫首在治风

中风,顾名思义,其有“风”。关于风,《内经》有云:风为阳邪,其性开泄,易袭阳位。风之伤人最速,最容易导致各种不适。故前人有谓:风为百病之长。

关于中风偏瘫,《内经》云:“虚邪偏客于身半……则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医圣张仲景由此提出“外风”为因,并指出“风邪直中”的病机概念。仲景治风,有风引汤、侯氏黑散和续命汤,都以祛风为主导,处方原则体现“正虚邪中”的理论。我学习《内经》和仲景的观点,临床治疗中风偏瘫,往往从风论治,自觉疗效甚高。

中风

另外,西晋皇甫谧在《针灸甲乙经》中明言:“淫邪偏客于半身……营卫稍衰……邪气独留,发为偏枯。”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亦以外风立论。至唐代孙思邈,承袭前者的经验,推广了祛风扶正的续命汤。孙思邈自己在100岁时中风了,他即自处续命煮散,连续服了十天,就康复了。

至明代之后,中风以肝风为因逐渐受到重视,单一外风直中观念已不被接受。张景岳提出中风“非风”论及“阴亏于下,阳亢于上”的理论。这就与仲景的“风邪直中”理论完全不同了。

我的观点是,一切以临床疗效说了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要临床有效的,就是真理。我认为,正气为本,而风邪为诱发因素。中风偏瘫离不开“风”,当时时重视祛风。

事实上,我用祛风诸方治疗急性中风以及中风偏瘫取得了非常好的疗效。风药主动,有调畅气机、活血通络之功,兼能散郁、通经、泻火,有助于中风偏瘫的患者康复。

本病例首诊和二诊都用了小续命汤化裁,即取风邪直中之意,从祛风施治。临床上我观察到,凡中风偏瘫之后,用续命诸汤加减化裁,多有良效。甚至一些多年前中风偏瘫的患者,亦能取得一定的效果。说明续命诸方通经活络之力甚强,中风偏瘫的早期和后期都可应用。

从文献中知道,唐宋之前对于中风的治疗,临床主要用续命类方,包括大、小、西州、古今录验续命诸汤,疗效极为可观,有大量临床病历可以证明其效。此法数百年来一直为治中风之准绳,甚至在唐宋以前中风并不算是绝症。

宋代名医许叔微曾说:“凡中风,用续命、排风、风引、竹沥诸汤及神精丹、茵芋酒之类,更加以灸,无不愈者。”也就是说,中风基本上都可治愈,这可完全颠覆了当前医学界对中风的认识。由此看出,续命汤类方对于促进中风偏瘫的康复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奈何今人不喜此法,把前贤经验弃如泥砂,反喜降火降压化痰化瘀,以西医病理指导中医用药,结果导致中风后遗症数不胜数。​​​​

之所以当前中医人治中风不敢用续命类方,我分析原因,可能有以下两点:一则。神经病理学检查以及生化检测见中风病人血液粘稠度增高,脑供血不足,遂套用中医理论认为是血瘀,于是活血化瘀成为治中风之常规。二则,续命类方都含有麻黄,而麻黄含有麻黄素,有升压作用,遂认为不利于中风。按西医理论指导中药临床,就把含有麻黄的所有续命汤给完全抛弃了。

关于用续命汤治疗中风,我写过不少文章,从不同角度去思考并探索此方的临床价值,读者可参考:《治中风用续命诸方,对还是不对?》、《关于中风与续命汤的探讨》等等。

三、中风偏瘫当有瘀

现代关于中风偏瘫的大数据统计中,瘀血证是最为常见的类型。我的理解是,现代人多瘀,瘀从何来?

针灸

其一,嗜食生冷,阳气不化,容易血凝为瘀;其二,滥用抗生素,容易消耗阳气,导致血瘀;其三,老年久病,元气不足,气血不畅,往往有瘀;其四,过食肥甘厚腻,脾虚生痰,痰凝亦会致瘀;其五,久坐少动,气血多滞而少舒,瘀血自生。

不管是中风的急性期,还是后遗症期,都应着重祛瘀。尤其是中风后遗症期,瘀血阻塞经络,导致脏气不平,进而又互为因果,造成恶性循环。临床我观察到,随着中风病程的延长,要逐渐增加活血化瘀的力量,疗效会更高些。

化瘀,我选择清代医学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补阳还五汤中当归具有活血化瘀之功效,桃仁、红花、川芎、赤芍均可祛瘀、活血、通络,地龙能够通络补气、活血,诸药配伍共奏益气通络活血之功效。

化瘀,针灸亦有殊功。我常用长针重刺激足三里、阳陵泉、绝骨、太冲诸穴,能通畅下肢血脉,促进气血运行,往往能让偏瘫患者迅速取得效果。

四、中风偏瘫有郁火

清代大医陆懋修在《世补斋医书》中提出治风重在清火。沈金鳌在《杂病源流犀烛》亦云:“中脏者病在里,多滞九窍……邪之中较深,治宜下之”。近代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提出:“治此证者,当以通其大便为要务,迨服药至大便自然通顺时,则病愈过半矣”。

在临床实践中,我常兼顾火热论以指导心脑血管疾病的治疗,取得良好疗效。今贤认为,火热病邪为中风病的病理基础,提出“火热致中”重要病机。结合现代研究,中风后便秘发生率占整个卒中人群30%-60%,卒中后新发便秘占55%。近年来通腑泻热疗法受到广泛关注。亦有学者提出:痰热腑实与风火痰火相兼并见现象是急性中风的核心病机,并创新性提出毒损脑络的理论以及上病下治的治疗法则,即治在胃肠(下),采用通腑降浊,泄热解毒根除病根,创立星蒌承气汤。

我学习前贤后贤的经验,临床治疗中风后遗症,在补虚通络的基础上,往往重视通便与清热相结合。比如,此案例即在补阳还五汤中加用黄连解毒汤,即取今贤泄热解毒之意。

小结:

脑中风患者偏瘫后遗症发生率较高,不仅严重损害患者的身心健康,也给患者家庭带来了沉重负担。

我建议对于偏瘫患者,应该首选中医。理由是,一则,中医擅长治疗中风偏瘫,临床每有实效,即使是久年偏瘫,亦常可取得满意效果;二则,中医有整理观念,重视平衡脏腑,通畅经络,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三则,中医以人为本,以正为本,这种理念本身即非常高明;四则,中医不但有汤药,还有针灸,汤药与针灸相结合,这是治疗中风后遗症的最佳搭档。​​​​(董洪涛)

 

相关文章